歡迎訪問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廉政研究中心!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區域資訊|西南 西北 華北                 地方資訊|北京 廣東 黑龍江 江西 山西 安徽

警鐘 | 拆遷補償款何以成了"唐僧肉"

2019-09-02 09:23:00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2018年12月28日,廈門市集美區灌口開發公司(簡稱“集灌公司”)“正新二期”拆遷項目經辦人林曉景因伙同多名被告人貪污拆遷補償款319萬余元、受賄63萬余元被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多名配合他騙取國家拆遷補償款的村民及行賄人也因共同貪污或行賄犯罪而分別獲刑。

  拆遷安置工作有著嚴格的程序,可補償款何以成了“唐僧肉”?林曉景等人是如何渾水摸魚的?對拆遷補償款的發放,有關人員又是如何審核把關的呢?

  公權私用 搞利益輸送

  林曉景在2008年7月進入灌口鎮政府所屬的集灌公司,曾參與多個項目的拆遷工作,其工作態度和能力使他很快獲得了領導的信任。

  2010年前后,“正新二期”拆遷項目啟動。集灌公司受灌口鎮政府委托負責實施該項目的拆遷工作。林曉景受集灌公司指派負責對拆遷實施單位(拆遷公司)成果的真實性、合法合規性進行初步審查。

  表面上看,林曉景并不是什么領導,但他手頭的初審權不可小覷。

  不久,林曉景的兒時玩伴林某找上了門。林某告訴林曉景,他有兩棟房子在拆遷范圍內,想早點拿到補償款,更想多分一點錢。聽到林某承諾補償款到位后會分給他20萬元,林曉景爽快答應。

  林某很快拿到一筆50余萬元的補償款,并取出20萬余元現金分給了林曉景,并囑咐他多多關照后續拆遷事項。

  不久后,林某的母親再婚,繼父張某帶來兩個孩子,為了讓張某及新來的兩個孩子也能領取補償款,林某找到林曉景。“根據當時的政策,這兩個孩子是不能獲得補償款的。”林曉景坦言,但考慮到收了林某大筆好處費,他還是答應了林某。

  不僅如此,林曉景還幫助林某的妹妹重復獲得補償。林某的妹妹在結婚前已經安置補償過,按規定其結婚分戶后的重新拆遷安置需在新戶中扣除已補償的份額,或退回之前領取的補償款。但為了讓林某家庭多獲取補償款,林曉景仍不顧規定,交代拆遷實施單位按林某妹妹、妹夫兩個人口進行安置。

  因拆遷業務費需經林曉景簽字,拆遷實施單位對這種違規行為,只能照辦。

  每次違規行為都沒有在后續的審批環節被發現,讓林曉景的私心愈發膨脹。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王某因祖屋被拆遷找到林曉景,希望把搶建的簡易房屋也納入安置,但這并不合規。可在林曉景的授意下,一切都辦得很順利。事后,王某送給林曉景20萬元感謝費。

  變本加厲大肆侵吞拆遷補償款

  屢屢得手后的林曉景不僅沒有意識到受賄行為的嚴重性,甚至變本加厲,鯨吞拆遷補償款。

  許亞青和林曉景是同村人,打小認識。2013年的一天,許亞青因房屋拆遷事宜找到林曉景,在林曉景的幫助下,許亞青及其父親許某虹很快領取了全部補償款170余萬元。2013年12月,許亞青送給林曉景18萬元的好處費。

  然而辦案人員卻發現,許亞青的妻子林某苗、父親許某虹后來又申領了兩筆拆遷補償款共計86萬余元,這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2015年7月林曉景與許亞青勾結,商議用完全虛假的拆遷補償協議騙取補償款。林曉景謊稱林某苗還有一磚混結構的房子沒有領取拆遷補償款,通知拆遷實施單位制作一份補償協議,但實際上并沒有房子被拆遷,卻順利通過了層層審核,拿到了補償款40萬元。

  有了這次成功的“經驗”,林曉景像是找到了一條快速致富通道。沒幾天,林曉景再次找到許亞青商議,以許亞青父親許某虹的名義虛構一份拆遷補償協議,騙得46萬余元補償款。

  見林曉景“生財有道”,他身邊的一些人也蠢蠢欲動。高月梅家并沒有在拆遷范圍內,可因賭博欠下高利貸的她卻非常想分得一份補償款,怎么辦呢?她找到了林曉景。于是,林曉景以高月梅的名義虛構拆遷補償協議,為高月梅獲得了46萬余元拆遷補償款。

  此外,他還與張懷宏等外地戶籍人員共謀,精心策劃其與本地拆遷戶“假結婚”的方式騙取拆遷補償款。“他們沒有真正一起生活,只是利用‘假結婚’將張懷宏和她兩個子女的戶口遷進來,以便在拆遷過程中弄到拆遷補償款。”

  審核把關為何形同虛設?

  拆遷補償工作有相關的程序,林曉景只不過是其中一個環節,且并非是有絕對發言權的領導。那么,為何他的騙取行為能屢屢得逞呢?

  原來,作為經辦人,林曉景深諳拆遷項目的工作流程,拆遷公司根據政策標準制作的“補充協議”在林曉景簽字后只需集灌公司領導和灌口鎮分管領導分別簽名審核,就可以發放補償款。林曉景利用自己與拆遷公司之間的制約關系,要求拆遷公司按照他的意思制作相關補償材料并簽名。

  在后續審核中,集灌公司原副總經理陳某偉面對虛假的“補充協議”,出于對林曉景的信任,沒有經過任何核實便簽名,用信任代替監督,是典型的玩忽職守。

  同樣玩忽職守的還有楊志偉。上述虛假“補充協議”流轉到時任灌口鎮黨委副書記的楊志偉手里,作為分管領導,他需對上述材料做最后的審核把關。可遺憾的是,楊志偉卻因自己即將調離,工作要“趕進度”,而放棄了依法履行職責。

  “后續的審核把關形同虛設,讓林曉景鉆了空子……”一些審核把關人員嚴重不負責任,需對林曉景完全無中生有騙取的那132萬余元承擔責任。

  2019年7月23日,楊志偉瀆職案在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楊志偉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不認真履行職責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共計132萬余元,其行為已經構成玩忽職守罪。楊志偉犯罪后具有自首、立功等多個依法從輕或免除處罰的情節。鑒于本案的經濟損失系多因一果,結合楊志偉的犯罪情節、社會危害性及悔罪表現,法院決定對其免于刑事處罰。(廈門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喻大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人員查詢 | 人事任免 | 公告通知 | 網站聲明 | 留言反饋

Copyright 2013-2019www.pztosx.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 中文注冊:中管院學術委廉政研究中心網.中國
 京ICP備13028873號-3|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廉政研究中心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